当前位置:2144小游戏,4399小游戏,3366小游戏,美女小游戏,化妆小游戏,0576qq小游戏大全网站情感南派三叔老婆(南派三叔写精神病院题材小说)
南派三叔老婆(南派三叔写精神病院题材小说)
2022-12-14

《盗墓笔记》系列爆火后,南派三叔收获了巨大的关注和压力,每个人见到他都会问:写什么新作品了吗?“每个人都期待你比之前更好,你下一部作品会更好,但我做不到。”在巅峰时宣布自己“扛不住了”,住进精神病院,一度停止创作。2013年,南派三叔在接受晚报专访时,首次聊起他在精神病院住院的经历。那时他说:“这半年的事一点不想回忆。”那时的他言之凿凿地说不会再出书,自己对于出版图书一点兴趣也没有了,因为自己“连解释发生了什么都好像还做不到”。

《世界》南派三叔 著 吉林文史出版社

南派三叔

七年过去。今年疫情期间,南派三叔终于将小说《世界》完成,《世界》是“病院系列”中的第一部。“病院系列”的诞生,或许说明他愿意直面这段经历,并剖析自己患病的原因,并尝试与现在的自己和解。上周再次专访南派三叔时,他看似轻松无辜地告诉笔者:“精神病好了,现在去医院是看颈椎病。”变化是明显的——七年前住院时外界的关注令他无奈:“外界的议论让我感觉我还活着”;七年后经历了数轮“捧”与“杀”,他变得无所谓,因为“人心的规律实在是太过于雷同”。

一提到南派三叔(本名徐磊),人们首先会想到《盗墓笔记》,凭借着《盗墓笔记》他取得了世俗所谓的成功。2011年他以1580万元的版税收入,荣登作家富豪榜第2位,仅次于郭敬明。那时他在新浪微博上十分活跃,有近780万粉丝。2013年3月,南派三叔在微博上宣布封笔:“我决定,以后不再进行任何文学创作活动……抱歉,我扛不住了。”南派三叔曾承认“写《盗墓笔记》写出了忧郁症”,当时媒体猜测其可能抑郁症复发。2013年4月,南派三叔微博更新,他的父亲徐福龙用儿子的微博发最新消息,承认南派三叔的妻子之前在微博上所说其患精神疾病属实,并称南派三叔会“入院治疗”。这一消息引起了微博热议,转发过十万。

这让男派三叔有了拒绝一切的理由,在休养期间他拥有了足够的清静,也有了时间让他好好想想自己。人们眼中的不正常,却给了他意外的“正常”,而这段特殊的经历也催生出了全新的创作灵感。在沉寂的那段时间,除了积极配合病院的治疗以外,一些闪现的灵感和对精神疾病的好奇心,打开了另一道创作之门,他将那些片段与奇思妙想串联起来,写着写着连成了故事,串成了系列,也成为了这本新作《世界》。

书中以南派三叔的第一人称视角,由一封读者来信展开,三叔在现实与幻想之间构建起了一个奇幻世界,一切的故事,一切的奇想,都在这个空间中展开。对于这部作品,读者是否能接受,南派三叔也并不知道,但那些身临其境的奇异体验,却凸显了南派三叔的一贯风格。

在《世界》的序言中,南派三叔写出了当下的心态:得病之后,发现人们不会再给你期望,只想远离你。期望越大,这样的舆论会成为不幸福的根源,“精神病反而变成了避风港”,南派三叔将其解读为一种对于社会压力的消极的逃避和反抗。在采访中,南派三叔把在精神病院中的生活看作一种抛掉一切名利一无所有后的洒脱。“你已经不会有人类所面对的压力了,猫猫狗狗是不用去理解‘人’为什么要痛苦的。”

南派三叔说,自己的生活中只有工作和治病这两件事存在。采访时,我们再次聊起了“世界是不真实的”这个“脑洞”,如今的他依旧会在某一瞬间觉得不真实,但如今的他有了行之有效的应对办法——那就当作不真实吧。

书乡专访

疯癫与创作

书乡:大量的艺术创作者患有精神疾病,在你看来,作家算这些病症的“易感人群”吗?

南派三叔:我交流过的许多同行都生病了,一些作家性格(不同),就不会有这方面的精神困扰。作家的天赋其实叫感知力,就是他对一件事物的感知多,从而形成的想法会多于其他人。有人看一整天微博,可能什么想法都没有。有天赋或是敏感性的人格,可能产生出无数情绪和想法,并需要去抒发,不管是通过摄像机还是文字。但这种敏感会让你受到的任何冲击都比不敏感的人要大。

书乡:如果这种敏感是创作的灵感,同时也会让人受到伤害,你会让渡感受力来获得一些安全吗?

南派三叔:我其实一直在思考这件事,因为这也困扰过很多的作家同行。归根结底这是一件值不值得的事情。像我们这样的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就开始学习怎么“关门”和“关窗户”。作家到一定程度产量会变少,你要思考到底写什么,为什么而写。

书乡:心理学领域有一种“逃兵”理论,您得病后“逃避”的目的达到了吗?

南派三叔:目的肯定达到了啊。但逃避总归是不符合社会规律的,该打的官司还是要打,现实的纠纷还是要面对。你拥有天赋,但又不够进取,别人爱之深责之切,这就是劣根性。他们就觉得你有这么高的才华,你应该获得更大的成就,承担更高的社会责任,去做更大是事情,不然就是在虚耗人生,就是浪费上天给你的礼物。我是一个喜欢灵动创作的人,写东西也没有那么集中,但这样的期待对我来说太沉重了。正正经经做一个人实在太累了,你身边有无数人在教你做人。

书乡:您在精神病院期间,其实是经历了行动上的不自由,比如断网、切断和外界的联系,你反而觉得这是一种自由,为什么?

南派三叔:其实(在精神病院)是一种绝对的自由,我相信享受过这样自由的人,根本不愿意回来。我本是个很宅的人,我不是一个好动的人,在一个地方一直待着是很舒服的状态,思想和精神层面就完全自由。他们会用药干预我的睡眠时间,但是没有用,我该失眠一样会失眠,还焦躁还是会焦躁。因为躁郁症(双向情感障碍)要么极度嗜睡,要么极度亢奋。

名利是精神陷阱

书乡:你一直担心这本书写不完,创作过程遇到了哪些困难?

南派三叔:写作一般有两种技法,一种是给市面上没有的新的剧情或桥段,一种是走人物关系和感情。《世界》一直在创造桥段,没有按照传统写法转到人物关系,故事里面情节的数量够写四本书。故事要不断升级,越写到后面需要越精彩,所以写到后面的时候一度觉得没办法结尾了,可能写不完了。最后完成这本书是很艰难的,每个月只能完成一两万字。这本书是用时间堆出来的,我花了足够长的时间,十年没放弃,缓慢地把它写完了。如果早几年,我没有这样的心态。

书乡:《世界》这本书故事起源于一个梦,后来有科幻小说的元素,和《盗墓笔记》的风格不太一样。

南派三叔:我的梦一直比较多,梦里的内容都比较激烈,就想用梦作为题材写一个跟梦相关的故事,后来的走向越来越诡异,但其实内核与《盗墓笔记》是一样的。对于事件发展有两种解释,清晰的解释和模糊的解释。如果清晰化,必然会牵扯到科学自然规律,就会像科幻;如果用民俗的方式解释,就会像悬疑和奇幻。“病院系列”是我用另外一种相对比较奇怪的视角去看这个世界,得病的人和正常的人看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

书乡:会做激烈的梦是因为什么?

南派三叔:如果我不去创作它(灵感)就会溢出来,溢出来的方式就是梦。我写东西是因为脑子里的东西太多了,不断涌出来,我需要把脑子里的东西清空一下,一些东西就转化为文字。一旦成为文字,它就从我这里消失了。现在创作对我来说就像吃太饱,要松快一下的感觉。

书乡:现在回看,《盗墓笔记》系列的巨大成功及随之而来的名利意味着什么?

南派三叔:这是个精神陷阱。你会有种错觉,你已经获得了很多东西,就必须去维持它,当它跟你想得不一样就会焦虑,陷入一个思维陷阱。你不但要有新作品,而且要快速地创作。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的作品永远要变得更好,创作得更快。现在我慢下来之后,反而发现没有必要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写那么多东西出来。这种压力不知道来自于哪儿,我担心会失去很多,但失去这件事与是不是越来越快地创作是没有关系的。与欲望有关。

书乡:这个时代是注意力稀缺的,大众很容易就会忘记,你停不下来。现在你是什么心态?

南派三叔:现在的心态是大家最好不要注意我。这个时代有点疯狂,有时候不那么被感知存在反而是件好事。之前大家觉得你一年不写一本书就是错了,现在我什么都不做反而是对的。如果我创作出好的作品,那么我是优秀的,如果写不出来,也并不是犯错。写作和创造本身是愉悦的,你真的想去写再写。

真实世界没有从此

书乡:这些年您对于外界评价的在意程度经历了怎样的变化?这次《世界》出来后有为自己做一些心理建设吗?

南派三叔:一开始是非常在意,但到了某个时刻就完全不在意了,人心的规律实在是太过于累。你会发现所有人对你的恶意或好意,表现形式非常相似。比如一个网友骂你,骂到第三十遍的时候就变成一种昵称了。这种(语言暴力的)批评是一波一波的,如果你经历过两到三波的话,所有的运行规律和状态就熟悉了,很难再把它当回事,因为很无聊。

书乡:现在其实很多年轻人的价值观是“躺平任嘲”的咸鱼心态,您怎么看?

南派三叔:我认为有几个原因,一个是现在很多父母都开始寻找自己的生活,父母的人生跟你的人生是不重叠的,他们有他们自己的喜怒哀乐和命运。我们八零初出生的一代人,父母是先牺牲了自己的人生,才拥有了自己的人生。所以你的人生背负着很多人的期待。现在的小朋友可能无法想象没有钱吃饭这件事,我小时候没钱吃饭还是历历在目的。我们见识过更苦的,更残酷的世界,我们的生活一直在变好,但不敢回头看,我们很怕回到那个一无所有的时代。

书乡:当代人对成功的定义过于狭隘,似乎实现“财富自由”就是成功,您看来“财富自由”指什么?是实现真正自由的必要路径吗?

南派三叔:财富自由是童话般的妄想。童话里经常会有这样一句话:在经历了很多磨难之后,王子和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但是这个世界没有“从此”就能怎么样,没有一劳永逸,你经历了所有的苦难之后,苦难就会开始升级。公主和王子结婚后要面临更加严苛的考验。所以真实的世界没有“财富自由”这条线,因为所有的事物都在剧烈变化。你可能在某一时间财富达到了一定标准,但生活的风险更大。保卫“财富自由”所花出的精力和痛苦,可能远远超过获得“财富自由”所花出的精力和成本。

书乡:所以您认同那句话:“岁月静好”是因为有人负重前行。

南派三叔:你觉得你过的生活很安定,那么你身边一定有一个人,正在双倍地为你去承担。我们只能拥抱变化,不停地学习,改变自己,才有可能获得“片刻”的安宁。这个时候你是要感恩的,而不是讲我财富自由了那种话。

书乡:当下影视产业越来越依赖文学作为底本,许多小说也就因此成了“大IP”,大量的资源和人才涌入,这个行业的竞争激烈吗?

南派三叔:其实优秀的作品很少。还是跟当年一样,觉得甚至很多时候都不存在竞争。这是一个把作品完成都很困难的行业,完成就是胜利。现在的状态更像是大家都好好保养,看谁能活得更长些。你所谓的火是因为影视行业一点小事就会吸引无数人的关注,但事实上营业人员的总体数量没有想象中那么多。

来源 北京晚报

作者 陈梦溪

流程编辑 邰绍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