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144小游戏,4399小游戏,3366小游戏,美女小游戏,化妆小游戏,0576qq小游戏大全网站历史郅都抗旨不遵为何反而得窦太后重赏?真相是什么
郅都抗旨不遵为何反而得窦太后重赏?真相是什么
2022-11-17

郅都抗旨不遵为何反而得窦太后重赏,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带你详细了解历史真相,一起看看吧!

古代帝王之言,如天威雷霆,不容任何人忤逆辩驳,凡抗旨不遵者,轻则处死,重则满门抄斩。

汉景帝时期,皇帝身边的一位贴身侍卫,却在抗旨之后得到封赏,并且被封为官员,一路低开高走,甚至曾一度威震匈奴,最终被司马迁载入史册,留名青史。

郅都抗旨不遵反得窦太后重赏

郅都,西汉的杨县人,大概是今天的山西省洪洞县人,地理位置上要偏东南方向一些。

郅都为人正直,直言敢谏,在汉景帝身边做中郎将时,便经常直言进谏。

汉景帝有一次带着自己宠爱的宫人贾姬,一起游玩于上林。

贾姬内急,前往如厕,却不想此时一头野猪冲过向厕所,危及贾姬。

贾姬乃是汉景帝至宠,见状立即命令郅都前往营救,结果郅都公然抗旨不遵,一动不动。

汉景帝心急,欲亲自前往,却不想被郅都拦下,并且说了一番引人深思的话:“亡一姬复一姬进,天下所少宁贾姬等乎?陛下纵自轻,柰宗庙太后何!”

天下如贾姬者多矣,然皇帝却只有一位,即便您不看重自己,也要为太后着想。

简单的一句话,却充分体现郅都的几个优秀品质:“忠于皇室、注重社稷、直言敢谏”。

汉景帝是明君,自然不会因为美人而伤害郅都,窦太后更是心如明镜,她听说此事以后,不仅没有责怪郅都,而且“赐都金百斤,由此重郅都。”窦太后赏赐郅都背后的汹涌波涛

窦太后与汉景帝,都是历史上著名的人物,他们的一举一动,真就单纯是真情流露吗?自然没有那么简单。

窦太后对郅都的重赏,汉景帝对郅都的封官重用,都并不仅仅是一次情感冲动,而是深思熟虑的结果,是一个对于当时朝廷环境来说,十分成熟的做法。

“文景之治”时期,固然是一个社会稳定平和的发展阶段,随着经济的发展,权贵家族势力膨胀的问题也随之加速。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汉文帝采取将功臣集团瓦解分化到地方“就国”的策略,阻止其势力进一步扩大,稳定皇权。

到汉景帝时期,更是直接对发展壮大的皇族诸侯国开刀,通过“削藩”策略,强行阻止他们继续发展,威胁皇权。

汉景帝敢这样做,因为他有底气,在七国叛乱之后,随即一一平息。

扼制皇族宗室、地方豪强发展,已经成为汉景帝时期必须要做的事情,但是这件事情执行起来却并不容易,需要一个为人刚正,忠于皇室,敢于得罪豪强的人才行。

诚然,这样的人并不好找。

郅都的出现,让窦太后和汉景帝眼前一亮,“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郅都可不就是符合他们需要,符合朝廷现状的人。

窦太后的重赏水到渠成,汉景帝的封赏也随之而来,郅都的抱负得以施展,背后有窦太后和汉景帝撑腰,他自然可以放飞自我,张扬个性,成为忠君爱国,严守律例的为官典范。

郅都崛起与结局

郅都得到汉景帝的重视以后,汉景帝对他任职济南太守。

郅都的这个官职不是平白而来,背后也有渊源。

当时济南郡的大姓宗族已经达到三百余家,地方豪强势力空前膨胀,甚至与官府对峙的情况屡有发生,西汉朝廷历来采取“无为而治”的方针,对于这种情况一时间竟然束手无策,史料称其为“莫能制”。

济南郡的宗族豪强问题,循于常法无法解决,必须有非常人行非常事方可破局。

郅都的这个济南太守就是这么来的,既是汉景帝对他的重赏,也是汉景帝对他的考验。

济南郡的问题能否解决,解决的好与坏,都关系到郅都未来的前途发展,如果他无法解决好济南郡的问题,便无法继续成为汉景帝给予厚望的抑制豪强发展的重臣。

郅都上任济南太守以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按照律法,将济南郡中势力最大,行事最嚣张的瞷氏等几个大姓家族的首恶分子全部诛杀。

“快刀斩乱麻”之道,让济南郡的所有豪强大姓家族都惊呆了,他们从没见过如此雷厉风行,到任即动手的人。至则族灭瞷氏首恶,馀皆股栗。——《史记》

仅仅一年时间,“莫能治”的济南郡便成为“郡中不拾遗”的典范,周边各郡纷纷对此表示敬畏,本是平级的他们,对待郅都却像对待上级一样,“畏都如大府”。

郅都出色完成任务,通过汉景帝考验。

公元前150年(前元七年),郅都晋升为中尉,掌管京师的治安警卫,亲领北军。

郅都成功取得汉景帝重用,也一直不改往日作派,忠于皇室,严格执法,刚正不阿,敢于直言。

随着郅都的官位提升,郅都用法严苛的优点开始在这个盛世格格不入。

盛世和平时期,犯错误的人逐渐减少,最好的时候每年仅有几百宗案件而已。

问题是,案件减少,但是犯错的人地位却越来越高,因为此刻只有皇室才敢于犯错。

皇室宗族不比地方豪强,郅都的那一套以暴制暴显然在处理这样的事件上无法与时俱进,逐渐出现弊端,与皇室人员产生嫌隙,已成必然。

好在郅都背后站的是汉景帝与窦太后,即便是周亚夫也拿他无可奈何。

但如果郅都得罪的人是汉景帝和窦太后会如何呢?

公元前150年,太子刘荣被汉景帝废为临江王。

公元前148年,临江王受皇帝诏进京,因被告侵占宗庙地修建宫室犯罪受审。

临江王刘荣受审于中尉府,郅都依旧是老样子,管你是废太子还是天皇老子,一切按照律法来办。

一番严苛的审理,使临江王刘荣心惊胆战,向郅都索要笔墨,希望能够给汉景帝写一封书信,却遭到郅都的拒绝。

最终,还是窦婴暗中帮忙,临江王刘荣才得到书写工具,向景帝写信谢罪后,在中尉府自尽。

郅都此举,与当年抗旨不遵,忠于皇帝、严格执法何其相似,只是这一次他不救的可不是一个宠妃,而是汉景帝的长子,窦太后的长孙。

郅都之举使窦太后勃然大怒,在汉景帝的保护下,罢官了事,后来又偷偷使其镇守边关,使匈奴闻其名而不敢进犯。

窦太后得知郅都再次被汉景帝偷偷重用以后,杀心骤起,即便是汉景帝,最终也只得依了窦太后的旨意。

郅都,是忠臣,却被窦太后处死。

至此,“苍鹰”陨落,成为弃子,匈奴寇边。司马迁将他载入史册

汉武帝时期,司马迁将郅都载入史册,记载在《史记》的《酷吏列传》之中。

司马迁写《酷吏列传》,其实也有其本人的良苦用心在里面,郅都虽为酷吏,但是其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残酷酷吏”,反而很刚正正直。

最重要的是,郅都乃是汉武帝之前的人,并非是如今当职之人。

历史上的酷吏那么多,司马迁为何要先写郅都?然后又逐渐写了郅都以后,甚至到汉武帝时期的酷吏?原因只有一个,他想借此向汉武帝劝谏,表达酷吏带给人间的苦痛。

司马迁自己本身,就是酷吏残害的当事人,他希望汉武帝不要重用酷吏,选择郅都非常巧妙,因为他并非是残酷酷吏,可以给自己留一条退路,万一汉武帝不悦,这也是他的一个说辞。

可见,即便到司马公这里,郅都依然没能改变“一枚棋子”的宿命,本来可与成为包拯、海瑞那样青天的正直人士,终究因为缺乏智慧,落得个悲凉结局,载入史册,与那些残酷酷吏为伍,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