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144小游戏,4399小游戏,3366小游戏,美女小游戏,化妆小游戏,0576qq小游戏大全网站历史阴行
阴行
2022-10-04

张伟是个上班族,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找到一份高薪工作,后来实在混不下去了就跑到一家小型企业做业务经理。虽说是个经理,但他那点儿工资想买房的话还得等二三十年。

女朋友很漂亮,但他一直不敢求婚,自己没房没车,求了也自求。张伟很着急,因为最近丈母娘家已经发话了,要是年底张伟还是存不够买房的钱,别说结婚,关系都保不住。

这天,张伟接到一个电话:“您最近是不是想买房却没钱?我们阴行可以帮助您,只要您能存50万到我们阴行……”

张伟火了,要是有50万,首付他早就交了,还用得着银行帮忙?但他忽然意识到,对方刚刚说的不是银行,而是阴行。

“……我们就将免费赠送您一套房子,而钱将会按月份返还给您。”

“真的?”

“是的,但是您必须在二十分钟内尽快烧完,要不就被别人预定了。”

“等等,烧完?难不成是冥币?”

得到肯定答复后,张伟豁出去了,就算是鬼帮他也行,只要能跟女友结婚,什么都不重要了。按照电话里的要求,张伟买来了纸钱,做了一场仪式之后将纸钱都烧了。

就在纸钱烧尽的一瞬间,女友打来电话,说刚刚有人跟她说张伟已经买了一套在市区的房子,让她尽快去拿钥匙。女友不相信,所以打电话来问问。

真的实现了,张伟乐开了花,屁颠颠地回拨了刚才的电话。

“我还想买车,还有什么活动吗?”

“有的,我们有‘存私人用品赠豪车一辆’活动,私人用品本行会在未来24小时内返还。”

十分钟后,张伟领到了一辆宝马。他从未有过如此幸运的感觉,兴奋的他迫不及待地坐上新车,奔驰在高速公路上。他忘记了自己的车技并不好,一辆卡车猛地开来,躲闪不及的他连车一起被撞上了天。

这时手中的手机自动接通:“您好,您的私人用品——钥匙,现在返还给您。”‘

快要摔下来的一瞬间,张伟看到自己的钥匙正直立在地上,正对着他的脑门。

“您的五十万现在返还十万给您。”

肇事司机看到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一大堆冥币飘荡在宝马车主的尸体上空……

上一页12下一页

路很宽敞,但是没有任何行人,几盏路灯在微微地发光做着无用功,夜还是一如既往的黑,仿佛和黑色地面连成了一片。走了很久,还是看不到半个人影,我开始怀疑我的直觉了。就在这时我似乎听到了什么微弱的声响,好像从旁边一个窄巷里传出来的。我连忙快步跑了过去。

那是一个更黑更冷的小巷,一来到巷子口,我就看到了那熟悉的白色。没错,是她!可是,她身边似乎还有几个黑影。我又上前了几步,这下看得更清楚了,果然是她没错,至于那些黑影原来是三个浑身酒气的醉鬼,他们围在了女孩的四周,嘴里不知道嘀咕些什么,手脚还有些不太规矩。

酒能乱性,更能壮胆,喝了它竟然连女鬼都敢调戏了,我发誓以后再也不碰那种东西了。酒鬼和女孩似乎都只顾着关注着对方,全然没有觉察我的到来,我正好藏在暗处观看事情的进一步发展,也许疑问很快就会解开了。

女孩依旧像以前一样,保持着近乎梦游的姿态,然后她对那三个人说着什么,因为距离远我听不清楚。之后三个酒鬼愣住了那么三四秒,接着就像真的见到鬼了一样逃也似地跑开了。

我也想转身逃跑,可是腿却粘在地上动弹不得。这时女孩转过身,朝我的方向走了过来,好像早就发现了我的到来似的。长裙及地,我看不见她脚步的移动,是飘过来的也说不定。

世界上没有鬼!绝对没有!当我还在努力说服自己保持冷静时,女孩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

“你为什么要跟着我?”同样的声音,但是全然没有之前在地铁上柔弱伤感的语气,反而带着一种强烈的质问。

“我……我……”我花了足足三十秒的时间才说完了这句平时三秒就能说完的话,“我有些疑问,也有些好奇……”“既然如此,你跟我来吧……”女孩说罢,转身消失在了黑暗中。

双腿终于可以动了,但是我现在已经没有要逃走的念头,好奇心还是战胜了恐惧感。如果这女孩真的是个超现实的存在并且要对我不利的话,我即便要逃也是逃不掉的,况且我一直深信美丽的东西是不会害人的。想到这里,我跟着女孩步入了黑暗之中……上一页1234下一页

“你的病很严重,如果不做手术的话,会有生命危险。”英俊的医生扶了一下滑落的眼镜,对病人温和地说。

听了医生对他病情的描述,他只能无奈地点头同意。

“可以去门口的挂号处办理入院手续。”医生善意地提醒。

他无奈地皱起眉,撑起瘦弱的身体往挂号处走去,独自一人办理住院手续。

“这就是你的病房。”一个年轻的护士扶着他来到405号病房门口,还不忘交代病房内的各种设施,尤其是最重要的紧急按钮。

“哦。”他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声。

他一个人独自在外工作,样样都得靠自已,经过努力,事业终于有了些许成就。不过,多年的劳累使他的身体向他敲起警钟,他在工作时意外晕倒。他做了全身检查,医生告诉他,他心脏附近的一条动脉严重堵塞,再不动手术就有生命危险。医生对他保证这类型的手术失败率非常低,他决定动手术。

夜晚不知不觉地到来了,明天即将动手术,即使有医生的再三保证,他还是有点儿担心,在床上翻来覆去,时间也一分一秒地过去。在寂静的气氛中,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一股福尔马林的味道,他无法忍受地转过身来,却看到天花板上竟然有一颗头颅,留着一头长发的头颅。他睁大双眼,两只限睛红通通的,带着惊恐的目光。那颗头颅在窗外月光的照射下,更显诡谲。

他想要大声喊人,却发不出声音,他想跑,却动不了。他的身体开始剧烈地颤抖,他的眼睛开始充满泪水,恐惧的阴影强烈地笼罩在心头。

头颅越来越靠近他,他感觉到他的心跳越来越快,快到心脏无法承受的程度。

他看到了,那是一张烂得不成人形的扭曲了的脸。

他的心脏再也承受不住剧烈的跳动,停止了工作。

夜依旧继续进行着。

隔天一早,医院的人员又开始议论纷纷。“听说那个405号病房又死人了。”“是啊,听说死的时候,一脸惊慌的表情,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过了一段时间,传言又被人们渐渐地淡忘。

谁,又会是下一位病人?

“欢迎来到405号病房。”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