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144小游戏,4399小游戏,3366小游戏,美女小游戏,化妆小游戏,0576qq小游戏大全网站情感践踏是什么意思(豪门女佣互相践踏——底层互害)
践踏是什么意思(豪门女佣互相践踏——底层互害)
2022-06-10

作者:愈姑娘

读张爱玲的《小艾》时,有一个非常令我窒息的点是:底层互害。

没错,说的就是席家的陶妈对小艾所做的恶。

可以说,小艾的死,陶妈也是帮凶。你很难想象,一个和你天天共事的人,却可以对你的痛苦视而不见,甚至落井下石。

开始讲陶妈和小艾的故事前,我先说一件关于底层互害的事。

我妈妈在工厂上班,她有个要好的同事,被主管活生生的逼走了。

这个主管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和所有工人一样,曾经也是在流水线上工作的。

后来,升到了主管,却成了所有工人的噩梦。她每天扯着嗓子大喊大叫,催促这个,咒骂那个,仿佛那些工人就和她的奴隶一般。

很多人为了保住工作,不敢反击,只能忍气吞声。我妈那个同事,年龄大了,做事情的速度比较慢,这个主管天天用非常恶毒的语言咒骂她。

我妈说,旁人听了都觉得刺心。后来,她同事实在忍不了,只能辞职。结果辞职出去,再也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前段时间只能回老家了。

这个故事,听得我真的很心酸。

说实话,在工厂做事的人,基本都是底层的人,她们拿着最低廉的工资,干着最脏最累的活。

那个主管又何尝不是这个阶层的人,只是沾染了一点小权利,便开始践踏自己的同类,这才是最可悲的。

实际上,这种事情,在底层比比皆是。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储殷曾说:“这中国的底层啊,往往有一点权力以后,迫害底层比谁都狠,这个看车的收拾送外卖的,物业的欺负做保洁的,有一点权力的底层,对比自己地位还低的底层,那是下了死手的欺负。”

是的,《小艾》里面的陶妈对小艾也是如此。陶妈是资深的女佣了,在席家做了多年,性格强势,连主人五太太都不敢打骂她。

仗着资历,陶妈对小艾更是践踏到极致。

小艾刚到席家的时候,不过七八岁,在陶妈手下干活。她每天早上要去厨房打洗脸水,厨房里的人欺负小艾年纪小,总是让她最后一个才打到水。

回去晚了,陶妈就对她嚷:“我还当你死在厨房里了!丫头胚子贱骨头,拎个水都要这些时候!跑哪儿去玩去了?”

劈脸就是一个大耳刮子。

陶妈在豪门当了这么多年的女佣,她难道不知道小艾拎水总是晚的原因吗?

她当然知道,只是不愿去体谅,而是把怒气都宣泄到她身上。

更讽刺的是,陶妈还是个吃斋念佛的人,多年以来,只吃素食不沾染半点荤腥。佛的本心是向善,恐怕陶妈一直以为自己也很虔诚吧。

小艾被五老爷糟蹋这事,是陶妈最先发现的。

她看见小艾在哭,没有询问真相,转身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另一个碎嘴的老妈子,所以才传到了忆妃和五太太耳朵里。当忆妃责骂小艾时,陶妈又在五太太面前落井下石。

陶妈轻声叹了口气,便放低了声音,弯下腰来附耳说道:“我正要告诉太太的,怕你生气——昨天你在那边打牌,我看老爷来这边睡午觉,我跟进来看看可要把帘子拉起来,哪儿晓得小艾在房里,老爷跟她拉拉扯扯的,后来她看见我来,就赶紧跑出去了。看这样子,恐怕已经不止一天了……这小丫头,这么点儿大的年纪,哪儿想到她已经这样坏了,真是人小鬼大!”

陶妈这段话,有两层含义。

第一:她等忆妃知道后才告诉五太太,洗清自己落井下石的嫌疑,同时增进五太太对自己的信任。

第二:恶意揣测小艾,说出了五太太的心声。

在席家,小艾作为女佣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但陶妈不会,五太太从来没有责骂过她。可见,在豪门生存,她早就游刃有余了。

可怕的是,她的这种自如却是踩在别人的肩膀上。小艾被忆妃暴打,陶妈也只是在旁边看着,亲眼看着她被打到流产。

那时候小艾十四五岁,在陶妈跟前做事也有七八年了。都说人是有感情的动物,可是陶妈就如蛇一样冷血。她对小艾没有任何共情和同理心,只剩下漠视和扼杀。

或许在陶妈内心深处,也是不把小艾当人看的,人人都欺负她,她还会在她尸体上恶狠狠的踩一脚。陶妈本来就不待见小艾,有了流产这件事,更是鄙视她。

陶妈的儿子有根到上海来谋差事,看上了小艾。陶妈对此十分不满:

陶妈也是因为小艾过去有那段历史,总认为她不是一个安分的人,因此总防着她,好像唯恐自己的儿子被她诱惑了去。

当陶妈发现有根送小艾礼物时,说出的话更是刺心:“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你当她是个什么好东西!我娶媳妇要娶个好的!”

陶妈根本拎不清,仗着那一点资历,总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她从骨子里就认定小艾是不好的,无论她做什么,陶妈都不会接纳她。

这种以最坏的恶意揣测对方,也是底层互害最常见的模式。

我在想,陶妈为何会是这个品行?陶妈的丈夫死得早,只能靠自己赚钱养家。她没有别的本事,只能到豪门家族当女佣。

女佣这个职业,注定要看人冷脸。一开始的陶妈想必也和小艾处处受欺负,知道自己强硬起来,才有了一番天地。在她的整个成长过程中,必定受尽冷眼和嘲讽。

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人也变得心胸狭隘,失去了人性深处的美好和善良。

从这个维度上来说,我能理解陶妈的所作所为,只是我无法接受。

一个经历过苦楚的人,看着另一个人和自己经受着同样的苦楚,没有丝毫怜悯,恨不得对方被苦痛淹没,这是人性深处的恶。

有这样的母亲,有根的生活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倾心小艾,说非小艾不娶。陶妈很生气,急急忙忙的要给他寻一门亲事。

托乡下的亲戚找,有根看不上,又托人在上海寻。此时的有根经常在外面玩,陶妈单纯的认为只要给他娶亲就好了。

同时,她得知小艾和冯金槐的事情,便促成他们,防止有根再惦念小艾。小艾和冯金槐的婚姻,贫穷且幸福。

可是,有根却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小艾到吴家再见有根的时候,他已经完全换了一个模样。

“他比从前胖多了,脸庞四周大出一圈来,眉目倒显得有些挤窄了,乍一看见几乎都不认识了。”

这时候的有根做着不正当的生意赚了大钱,陶妈也跟着享福了。当然这样的好日子没有维持多久,有根生意维持不下去了,还是回归到苦日子。

不得不说,陶妈这人没有远见,看人的眼光也不好。倘若当初小艾嫁给了有根,一家人就算过不上什么富贵日子,但至少能安稳平淡。

陶妈的恶,不仅对小艾,对五太太也是。

五太太是病死的,但她的死,陶妈起了关键作用。

五太太在病榻上时,最挂念的就是五老爷,怨他总不去看望。实际上,那时候的五老爷已经死了。

但是五太太的婆家和娘家都商量着不要告诉她,因为五太太的病最不能受刺激。

在五太太弥留之际,她娘家人也坚持不告诉,不要让五老爷的死成为催命符。

但陶妈却和刘妈说:

“他们真是的,其实明知道太太这病也不会好了,就告诉她有什么要紧,告诉她心里还能痛快一些。”

于是,陶妈在五太太耳边说:“老爷三年头前已经不在了,一直瞒着你,不敢告诉你。”

她不确定五太太是否听见,还重复了好几遍。第二条晚上,五太太就走了。

席家人永远不知道,陶妈是压死五太太的最后一根稻草。

陶妈的恶,恶到极致。在她的世界里,从来没有把人当人看,她的迫害和践踏,一点点的掠夺别人的生命。

陶妈的这种恶,是最隐形的刀,看起来她什么都没做,实际上杀人于无形。

小艾的命运,有根的幸福,五太太的死,陶妈都难辞其咎。

陶妈让我想到清宫剧里和娘娘最亲近的老妈子,很多恶毒的主意都是她们想出来的。这些主意,往往用来伤害同类。

鲁迅先生在《华盖集》中有一段非常精彩的描述:

“中国社会底层的人,也会经常互相伤害着。他们是羊,同时也是凶兽,但是遇到比他们更凶的兽时便现羊样,遇到比他们更弱的羊时便现凶兽样。”

这是底层人民的悲哀,本就身陷囹圄,还要互相残杀,给彼此的生命蒙上阴影。

有句俗语说“穷山恶水出刁民”,也是这个道理。

增广贤也曾说过:礼仪生于富足,盗贼出于贫穷。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底层人民生活艰辛,温饱都还是问题的时候,何谈人性的美好。他们的第一要义,必然是争夺生存资源,哪怕把同类推向深渊。

因此,在底层,你更能看见人性深处的恶。反而金字塔顶端的人,衣食无忧,有价值感和认同感,更能让他们看起来体面。

有人说得好:“弱肉强食的社会,底层是直接撕开脸皮,上层是披了件衣服,形式也高端。”

的确,《小艾》里面,五太太和三姨太太之间仍然有争夺和践踏,但她们是暗戳戳的。而陶妈和小艾之间,是完全不要体面,恨不得对方去死。这是人性使然,同样让人觉得悲凉。

END.

今日话题:

你有过底层互害的经历吗?

欢迎留言讨论。

愈姑娘:情感作者,专注新时代女性的成长和情感。

原创作品,抄袭洗稿必究。